FONT color=red鼠豢ㄩ衄祥楊煦赽簸喃撼惆笢陑馱釬刱教陊胚ONT

篲聆彸鑠捄啤_梑[湛囀]

2018-10-04

﹛﹛§笢弊瑤毞褪馱媼埏媼窒桲瘏碧郋褡眚黰恌頛て羽僈炕ㄠ寰佴怛慼﹛-僈玟び埮睡炕偉購芊情珨啜懂蔡ㄛ珨跺絳粟倰瘍腔隅倰剒猁酕傖啃奻ロ腔彸桄ㄛ藩棒杅擂腔賦彆飲頗眕筵旳粣腔倛宒珆尨婓萇齟笢ㄛ褪旃刱教頞埩珌弟巏擂輛俴祥隱授延齡薷鷊笥騿闡鷓藩棒彸桄賦彆腔杅擂岆疑腔ㄛ珩斛剕植芛婬懂﹝﹛﹛婓涴ぶ潔ㄛ倱貌褶憩賸珨邧※茈桉§ㄛ夔婓桉豪諏觴腔⑻盄睿杅擂笢珨桉淢梗堤峚苤腔杅擂昫船ㄛ植賦彆笢由啦珚躅齱5棣謫け撚寎に腴陬齡輵螞篲ㄒ炬辣玶慓絳粟俶夔迵寞旌瑞玸﹝

﹛﹛﹛

﹛﹛擂洃ㄛ羚膘芘蔚竘赬囀眭靡わ珛輛俴桵謹磁釬ㄛ僕肮羲楷ㄛ棻輛羚漦菟莉傑睆牁G飽

﹛﹛衄※ロ嘉菴珨符躓§眳備腔鰍冼棵侚醛槢梑銘蛂勘絞釬佌隀畋檠閜疚縭菕祫踏佷砐迼ㄛ祥諫徹蔬陲§ㄛ祫踏黍懂ㄛ珩岆睡脹華漕釧邀燬﹜瑰闐倯袕﹝﹛﹛垀晟憤岆﹝筍鍚珨跺岈妗珩坋煦隴珆ㄩ佸д升珈蝏嶂珍閨倷遘麜ё祀刳狟囮啖涴戚賴嬴﹝

﹛﹛蹦痐巹埜頗樈恁堤腔屾杅鏍逜恅悝鏍祒犖釬こ楹祒堤唳痴厥砐醴攜遹=鷝楠狡俳邿釬模衪頗抎暮揭机蠶綴ㄛ婓▲恅眙惆◎睿笢弊釬模厙軑眕鼠票﹝2﹜屾杅鏍逜恅悝楷桯馱最域鼠弅﹜芢熱等弇﹜遹☆繩鶶笰鄸艙黨鄳菙源ワ隆磁肮﹝屾杅鏍逜恅悝楷桯馱最域鼠弅睿芢熱等弇勤痴厥蚳砐輛俴躲趿奪燴ㄛ隅ぶ賸賤釬こ楹祒腔輛桯①錶﹝3﹜釬こ俇傖楹祒綴ㄛ屾杅鏍逜恅悝楷桯馱最域鼠弅ご③眈壽鏍逜逄恅楹祒蚳模輛俴笝机﹝

﹛﹛孮帢鉏迤監煜翩i文匯網訊】警方上月25日接獲一名女性公職人員報警,指之前一日(24日)在立法會大樓內遭人搶去手機及一頁文件,警方接報後,兩度進入立法會大樓蒐證,調查範圍包括二樓會議室一帶。事發後兩日,許智始公開「道歉」,其後被民主黨凍結黨籍,同時要面對其他議員的譴責動議。早上探父時被拘據悉,許智昨晨到屯門探望父親時被警察上門拘捕,最初扣留於屯門警署,到下午1時前離開,轉到舊灣仔警署扣查。警方消息證實,警方於昨日上午9時44分在屯門拘捕一名36歲姓許的男子。許智被捕後,下午被押送到舊灣仔警署的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辦公室,扣查約3個半小時後才離開。許智全程並無鎖上手銬,隨後被轉押到灣仔警察總部,繼續扣留調查,扣查至晚上11時,許智卒獲准以現金1萬元保釋。搜查住所及議辦消息指,警方原先打算帶許智到他住所及辦事處蒐證,但他拒絕配合,最終去了灣仔警察總部。下午5時許,10多名網絡安全及科技罪案調查科探員終帶備器材,前往許智住所搜查。他們帶走一批證物,包括文件及電腦等,其間許智的代表律師在場。晚上約7時,探員離開許智住所,前往許智位於中環致發大廈的議員辦公室搜證。民主黨立法會議員鄺俊宇在許智被捕後曾到警署了解情況。鄺俊宇說:「我們已經有律師支援,我們相信當事人要有一個司法上的保障。」尹兆堅則稱:「他家人找我們黨友,黨友在黨內群組說有這件事,我們已即時啟動支援程序。」另一民主黨議員黃碧雲說,知道許智早前已打算聘請律師協助。「我們都曾與他商量,不如預約被捕,我們都覺得因為已經涉及刑事,有可能涉及刑事檢控,他需要有律師幫他處理的,我們知道已經介紹律師給他。」自搶手機事件發生後,政界即流傳民主黨可能會放棄許智,一旦他喪失議員資格就會派出近期獲該黨力捧、已故立法局議員吳明欽女兒吳思諾參加補選。在許智被捕後,有關消息再度發酵。民主黨副主席羅健熙稱,民主黨在接獲許智被捕的消息後,「所有人都全力協助和他的家人,所以請大家不要又說什麼我又搵PlanB云云,根本完全沒有這個討論。」許智因強搶手機事件而涉嫌干犯「普通襲擊」及「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兩罪而於昨日被拘捕,前者可處監禁1年,後者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最高可判處監禁5年。在進一步調查後,警方指許智還涉及「妨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及「刑事毀壞」兩罪,即四罪齊發。根據法例,前者罪成最高監禁6個月,後者最高更可被判十年監禁。根據《刑事罪行條例》第六十條,任何人如無合法辯解而摧毀或損壞他人財產,意圖作出上述行為,或罔顧他人財產被摧毀或損壞而作出上述行為,都屬違法,最高可被判十年監禁。未碰身體亦算普通襲擊「普通襲擊罪」來自香港法例第二百二十一章《侵害人身罪條例》。在法律上襲擊的定義十分廣泛,並不僅限於毆打他人或導致他人身體受傷,如有人揮拳但完全沒有觸碰到對方的身體,或兩人吵架間碰到對方等有不當及不能容忍的身體接觸的行為,都可構成普通襲擊罪。此前有個案是一名男子在警員耳邊近距離吹口哨而被控襲擊,雖然他沒有觸碰到警員,但其行為等同打向對方耳朵和造成損害,因此被判襲擊罪成。根據法例,任何人因「普通襲擊」而被定罪,即屬觸犯可循簡易或公訴程序審訊的罪行,可處監禁1年。非誠取用電腦可囚5年同時,根據香港法例第二百章《刑事罪行條例》第一百六十一條訂明,「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定義包括有意圖犯罪、不誠實地意圖欺騙、旨在使其本人或他人不誠實地獲益(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以及不誠實地意圖導致他人蒙受損失(不論是在取用電腦的同時或在日後任何時間),即屬犯罪,一經循公訴程序定罪,最高可判處監禁5年。就「獲益」及「損失」的適用範圍,法例列明不單指金錢或其他財產上的獲益或損失,亦擴及屬暫時性或永久性的任何該等獲益或損失;獲益(gain)包括管有既有之物的獲益,以及取得未有之物的獲益;損失(loss)包括沒有取得應得之物的損失,以及失去已有之物的損失。法律界中人指出,許智在事件發生後公開稱,他取走該名女行政主任電話「以作查閱」,其間「發現電話內記錄了大量立法會議員的個人資料、出入記錄以及身處位置及時間」。由於許智在「取得」手機後查閱了原本無機會看到的內容,他極有可能已干犯「有犯罪或不誠實意圖而取用電腦」。在妨礙公職人員執行職務方面,根據《簡易程序治罪條例》,任何人抗拒或阻礙依法執行公務,或獲合法授權或合法受僱執行公務的公職人員或其他人執行任何公務,或抗拒或阻礙他人合法地協助上述公職人員或其他人執行任何公務,均可處罰款1,000元及監禁6個月。無意據為己有難告搶竊根據法例,任何人不誠實地挪用屬於另一人的財產,意圖永久地剝奪該人的財產,即屬犯盜竊罪,最高可判處監禁10年,但警方昨日並未以此理由拘捕許智。有法律界人士相信,這是因為許智並無「佔據」手機作為自己財物的意圖,就不能視之為「搶奪」或「偷取」,不具備「偷竊」刑事責任成分,而法律上已定義「資料」是「信息」,只會被人「複製」、「抄襲」或「竊讀」,不可能被「佔據」、「失去」或「被拿走」,故估計許智的行為未必可構成任何與財物有關的罪行。責任編輯:劉雲

鼠豢ㄩ衄祥楊煦赽簸喃撼惆笢陑馱釬刱教陊2018-05-02懂埭ㄩ笢弊誑薊厙峊楊睿祥謎陓洘撼惆笢陑輪ぶㄛ扂笢陑嗣棒諉善厙鏍毀茬ㄛ衄祥楊煦赽簸喃撼惆笢陑馱釬刱悵皆唌勘窾楺仃酵商瓊界禢蚐讕諆怖迤疣骳肱俳覃脤§※瘍鎢扡珃楷冞晥ぉ傻陓ㄛ蔚掩礿儂§脹峈蚕ㄛ植岈晥ぉ魂雄﹝

涴虳祥楊煦赽懂萇珆尨峈跺侕硐瘍鎢﹜400萇趕ㄛ眕摯冪蜊瘍篲紱釬綴腔※ㄚ8612377§﹝ 笢弊誑薊厙峊楊睿祥謎陓洘撼惆笢陑婓森枑倳ㄛ撼惆笢陑馱釬刱探蚗散遙慲墓繪鶲侕硐迵厙鏍薊炵ㄛ祥頗眕庥怹縳伅堐忒儂輛俴礿儂紱釬ㄛ載祥頗猁⑴蠟蛌梖颯遴褕馨悵痐踢﹜忒哿煤﹝

蝵茧蝗鉖け蝏除皇曲ㄢ祩羔鋆炬閡竺慛鬚蚘嗛鱺蔥纂匾俳覃脤§ㄛ祥猁邿繞跺刵欐╯炬閡玥蒚鷝銩Ⅷ斯鐘晾茛爰祥猁砃む蛌梖颯遴﹝

觬倷妅呁珀褫眻諉畢湖※12377§盄瞄妗ㄛ拸剒婓瘍鎢ヶ樓畢庥恀趼﹝

諏瑧黭讕諆怖迤甭賮祴銘掉餀罋城祥壽惆偶﹝

笢弊誑薊厙峊楊睿祥謎陓洘撼惆笢陑2018爛5堎2捸